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快讯 >【原创】政府如何对第三方支付进行灵活有效科学适度的监管?《互联网金融大咖说之一》

【原创】政府如何对第三方支付进行灵活有效科学适度的监管?《互联网金融大咖说之一》

中国企业家思想-梅绍华 2020-05-04 12:31:10

??



主编按:当前互联网金融行业正在全国各地迅猛地发展,无论是行业企业数量,还是从业人数都屡创新高。一方面,在企业层面,在新生行业的初期,难免会出现“跑路”、关门、诈骗、良莠不齐等现象,另一方面,在监管层面,互联网金融又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它既具有互联网的属性,又具有金融业的属性,这些给政府监管者提出了全新的问题和带来了全新的挑战。企业如何在规范中快速、健康、有序发展,避免少走弯路;政府监管部门如何做到灵活有效、适度科学地监管,多监少管,避免过往一些行业中出现的“一统就死”,“一放就乱”的教训。为此,作为拥有近20万财经人士用户的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思想,正式开辟《互联网金融大咖说》专栏,专栏将集中采访和报道这一领域权威专家、行业主管部门、业内知名的企业家和创业者,以便做好监管者、从业者和专家学者之间的沟通桥梁,从而引导和引领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健康、快速、持续地发展。今天刊出的是专栏第一篇。投稿和业务联系编辑邮箱 huasiban@sina.com主编梅绍华启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它被誉为央行史上最严“征求意见稿”。此次意见稿的出台将会对消费者、企业、第三方支付公司和P2P公司产生怎样的巨大影响?


由北京大学金融创新与发展研究中心(C-FID)和互联网金融千人会(IFC1000)与中国企业家思想公众号(CEOideas)联合举办的北京大学互联网金融双周论坛于2015年8月15日如期举行第三期,国内最高学府、业界专家、企业代表、政府建言者们分享了对意见稿的新想法、新意见、新思路。


各界领军人物展望了第三方支付的发展新前景——单纯的第三方支付业务利润微薄,未来的方向之一在于综合性金融服务集团;同时专家们在深入探讨了第三方支付的监管与如何在安全与便捷之间取舍,研究对第三方支付的安全和交易流程机制之后,为科学监管建言献策,提出了“多监少管”、“适度灵活”、“定期调整”等有针对性、操作性强的政策建议。


由于意见稿对每日额度与全年额度的限制,以及对快捷支付、小额支付、账户管理、交易信息、支付指令验证方式与用户信息管理的严格规定,使得P2P机构的业务受到冲击,同时因当前行业的高风险性又使得P2P成为第三方支付和银行都不愿意托管的“烫手山芋”,与会几位业界资深人士认为不幸“躺枪”的P2P将有99%不复久矣!

主持人:

冯 科 北大经济学院金融系副教授、北大金融创新与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

致 辞:

黄 震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创始会长

发言人:

孙占平 银联电子支付服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陈 宇 德弘投资合伙人

秦思源 天翼金控-监管法律部总经理助理

评:

王一鸣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金融系副主任、北京大学金融创新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李连发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金融系副主任、北京大学金融创新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崔宇程 民生银行网络金融部业务管理中心总经理

邓建鹏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科技金融法律研究会副会长

易欢欢 互联网金融千人会秘书长、易选股董事长

梅绍华 证券日报前副社长、经济学教授、中国企业家思想公众号主编

间:

2015年8月15日 14:00-17:00


以下为《中国企业家思想》

副主编康路综合报道:


第三方支付:

监管各有角度 行业面临洗牌


对于引起网络评论较多的关于最高限额等规定,与会专家从不同的角度加以解析。黄震、陈宇等专家认为,其实对比此前的意见稿,当前的版本应该说是“史上最松”,而不是“史上最严”。“去年,有两方面的规定就特别严,第一,不得回提;


第二,二维码全去掉,不允许扫描支付,而在此次意见稿中,这些规定都已经取消了。”陈宇表示。


从保障国家金融安全、反恐怖和反洗钱等目标来看,对于第三方支付的额度限定起到了迫使虚拟帐户的巨额非法交易能够因不得不通过银行帐户进行操作而浮出水面。黄、陈等几位专家强调,这部分的金额远远比我们大众相像得大得多!因此,最高限额是应该得到支持和理解的。


邓建鹏教授同时指出,其实媒体对于限额5000的关注远远高过了对于金融安全的关注,比如P2P企业携数亿元跑路,或者某第三方支付公司3000万用户信息被黑客攻击后泄露等事件。


另外,孙占平认为互联网金融与银行以前并没有站在“同一个监管起跑线上”,前者已经享受了一定的政策红利期。言下之意,当前要回归到统一的监管力度上来。


然而,站在用户的角度来看,冯科、王一鸣以及秦思源等认为,最高限额在现实操作中还需要进一步科学论证。“央行是否能够保证币值稳定?”冯科教授质疑,“如果不能,则需要监管层保证一定期限——两年、一年——对限额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实际上,对于冯教授来说,“200元以下”的小额限制完全不能满足自己每月电话、水电等各种费用的缴纳之需求。


王一鸣也认为,中国监管者在制订各项监管政策时一定要改变“拍脑门”的传统方式。他以股指期货为例说明,每一个数字的确定都可能引起交易量的巨大差异,一定要谨慎对待。


作为此次双周论坛中唯一的一位女性发言嘉宾,秦思源提出了被男性嘉宾都忽略的一个基本事实:每年的类似“双十一”等特殊“节日”,快捷支付都不能完成支付,结果是对于价格很敏感的女性消费者抢不到任何心怡的商品,而使用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就完全不存在此类问题。这让精打细算的中国女性消费者情何以堪?!


最后,秦思源和孙占平两位来自第三方支付的资源代表都表示,仅从支付业务而言,这是一个“苦逼”的行业。“支付机构其实利润并不大,支付业务没有什么发展空间。所以我们现在也是在顺应着潮流,做互联网金融大布局。”


陈宇指出:“在西欧和日本等国家,因为利差都是负的,他们支付结算的收入占比很高,最高的可能达到约30%;而中国的银行业,息差收入占比甚至高于40%,支付结算占比收入不到5%,所以就没有多少人(银行)愿意去做。”


再加上此次意见稿对第三方支付各项限额的规定,第三方支付企业——尤其是中小型第三方支付机构——将面临非常严峻考验。因此,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而言,其实“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理财等业务因此而成为其发展的主要目标。泰思源表示,天翼金控的对标企业就是蚂蚁金服。相信不久的将来,人们看到的将是更多的综合类互联网金融服务集团。因此而带来的效应就是,“洗牌”最终将成为2015-2016年支付行业的关键词。


P2P:不幸“躺枪”,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意见稿的发布似乎让所有P2P企业成为被“无意间”殃及的“池鱼”。P2P企业代表也表达了自己的苦衷。一开始,没有银行愿意接管自己,只好找到第三方支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说服有第三方支付机构同意接管,意见稿的发布又使得P2P公司不得不走回老路,寻找银行托管。


而来自银行和第三方支付的业界人士都直言不讳,因为其行业的高风险性,自己并不愿意接手P2P的资金托管业务。“第三方支付整个行业,其实从前年开始,就已经对P2P资金托管这个事情进行清退了,像支付宝去年基本上全都清退了所有P2P商家”。泰思源表示。一时间,P2P似乎成了“爷爷不亲,奶奶不爱”的“坏孩子”。


陈宇表示,“(意见稿)的确会对投资理财类的公司造成比较大的影响。


现在我们回头来看,P2P到底钱去了哪里,很多人以为真的去了小额贷款,真的去了实体企业吗?不见得。可以这么说,20%到30%的资产还在房地产,将近有一半的钱,都没有流到真正的实体经济,因为实体不赚钱,所以(产生不了收益,因此钱也)流不进去。


“把此意见稿与所有的文件合在一起,包括股权众筹,实际上总的来说,现在到了至少是拉住,不让你走那么猛的阶段,(监管层)很害怕由于创新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使现在本身就已经比较不太好的经济雪上加霜。我觉得这么去想这件事情更有意义一些。”


易欢欢则认为,“支付宝之所以比银行的账户更牛,是因为其活跃度更高、功能更完善,证券公司账号活跃度还可以,但是证券公司功能不完善,现在对P2P也面对同样的问题,我觉得未来,如果跟证券公司一样,基本发展不起来的。”


毫无疑问,P2P等行业的大洗牌也将是必然。



/ / 嘉 宾 语 录 //

◎ 陈宇:其实第三方支付,没什么好玩的,作为底层架构,就支付谈支付没有价值。这个社会只要是底层架构的东西一定是不赚钱的。


而对于大的支付公司而言这又是好事情,它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去接管很多小的支付公司所做的领域。业务越多的公司拿到牌照就越有价值。所以第三方支付很明显,将会进行大洗牌。


黄震:如罗伯特希勒所说,我们要通过金融创新,让我们的社会更加美好,而不是回到原来的旧的体系中去,或者倒退到没有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做法上去,那是没有出路的。所以我们相信技术正在改革我们的金融,让我们的生活,让我们的社会更加美好,也是我们监管方的愿望。


◎ 冯科:我从来不相信“为了你好(我才要这样监管)”,不会相信这种故事。我更相信是因为市场波动,使得限制的力量和声音更加强烈。我希望我是错的。


孙占平:2015年上海人民银行组织反洗钱工作,专门召集两个会,第一个,要求各家支付机构对反洗钱进行汇报,第二个,发出一项忠告:前几年反洗钱是辅导期,按照以前规定的要求,进行系统的建设、沟通,跟监管部门的系统对接,那么现在我们辅导期已经结束了,同志们进入到现场检查阶段。


泰思源:意见稿规定:网络支付业务相关产品运用的技术,尚未形成国家金融行业标准的,应当全额承担风险损失。这相对限制了网络支付业务上的形式的创新,如果我们创新出来一种新的支付方法,没有形成国家金融行业标准,那我们应该怎样去拓展这种新的支付方法,需不需要限定范围,限定金额,这样是否有利于我们的创新活动的开展?


从业务的实际操作来说,6个月之内是完全没有办法完成整改的,就包括数据证书这一项工程,都是很巨大量级的,特别是个人账户的体量很大,现在都是几亿账户。这其实对我们支付机构成本的投入也要求很高。


王一鸣:金融学里面经常提到,到底谁是正效应,什么是负效应,看哪个比较强,这里有一个艺术性问题。政策出台之后,应该动态的,运行了一段时间之后,如果有什么意见,有一些不妥再来修正,而不是说一定下来就是三五年不动。


易欢欢:其实这时候反而是个机会。因为这么多P2P,实际上有客户、有资产,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后台……,包括给他提供安全,提供监管,提供托管,提供云服务的方式,如果谁能做的好,在这一领域里面,既有可能是在第三方支付细则出来之后,再一次出现像淘宝的机会。淘宝不就是这样吗?搭了一个后台,给大家提供相应的服务。


李连发:第三方支付行业老大的战略布局,核心还是理财。其股权结构很好,社保资金也进来了,但是你搞的过银行吗?你的安全体系能搞的过吗?你要跟银行一样搞,那你就变成银行了。把自己变成恐龙,这也可以,这是不是一条唯一的出路?


崔宇程:互联网金融,目前的监管政策越发明确,监管套利空间越小,对于一些小机构,绝对是一件非常悲剧的事情,我个人也看到第三方支付公司会和大的行业整合,因为目前来讲第三方支付,很可能是赔钱的事情,如果不和行业资源、客户资源做整合的话,未来是没有方向的。


肖东:央行提出要监管,是好事情。监管必须的,这是金融,任何一个国家金融不可能没有监管,但是接下来讨论如何监管,我希望把这个词拆成两个字“监”和“管”,要多“监”少“管”

(文章由录音整理,未经发言者本人审阅)

中国企业家思想公众号,致力于打造上市公司寻找好项目、好项目寻找上市公司的第一平台。

中国企业家思想,一头连着1000多上市公司老总,一头连着18万企业家和企业人士用户。

让您,找项目不再东奔西走,从此只需动动指头!

信息发布和业务联系请电邮huasiban@sina.com

或电话010-65177643杨女士


回复关键词“最热”

查看企业家思想最近最热的6篇文章!



【思想】一个人的强大,就是能与不堪的人和事周旋

【思想】范仲淹家族兴旺八百年,秘密到底在哪里?

【课程】个精英的诞生,家庭因素有多大?

【权威】李嘉诚:让别人舒服的程度,决定你人生的高度!

【人生】提前10年避免:可能后悔的10件事

【权威】任正非:一定要铲除公司里的“夹心阶层”!(深度好文)

中国企业家思想【ID:CEOideas】

与众不同:

我们只提供有思想的资讯,

让您与几万个有思想的企业家同行。

信息太多,时间有限,

我们还是看有思想的资讯

若喜欢本公众号文章,

希望您介绍一位做企业家的朋友

也来关注本公众号。


按红手指纹数到三,“识别图中二维码”

即可添加本号。不信可以试试哦。

安徽快3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彩客网 500万彩票网 北京快三 北京快三